河南淅川农民武建刚 养鸡改种树 照样能致富

本报记者  朱佩娴
 
  腊月初四,登上河南淅川上集镇刘庄村后的峰子山,一曲熟悉的豫剧《朝阳沟》选段响彻山谷,30多位村民跟唱着小曲在地里忙活。   “这是新进的火炬松,今天要全部下地。听着歌干活,有劲儿。”村民武建刚对记者说。   从山腰向上望,林木密集,如果不是老武介绍,很难想象,以前这里是一个自动化养鸡场。养鸡场投资260多万元,最多时养过2.3万只柴鸡,年入40万元,却因核心水源地保护禁令被叫停。   淅川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,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地和渠首所在地。2014年12月,丹江水从这里奔涌而出,沿千里长渠北上京津。淅川县守着“大水缸”,握着“水龙头”,小心翼翼地守护核心水源地,凡是有可能造成污染的企业产业一律关停,老武的养鸡场就是其中之一。   老武今年六十,从小落下小儿麻痹症,走路有点不利落,但“干事从不愿落人后”。他的养鸡场2012年4月才上第一批鸡苗,“当时漫山遍野都是小柴鸡,喂食喂水全部自动化设备,鸡舍温度永远三十七八度,湿度60%。”说起当时场景,老武噙了泪,赶紧一仰头,不让眼泪掉下。   “心疼肯定心疼,但这是国策。”老武曾在村里教过书,知道顾大局。2014年9月,在相关赔偿政策还没出台的情况下,老武“一句落后话没说”,一口答应下来:“不管赔不赔,咱该拆拆,小家能有大家重要?”   可银行贷款怎么还?老武说,虽然着急,但“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”,他决定育树苗:“既然是核心水源地,种树总没错。”说干就干,老武随即成立丰紫山农民合作社,在原有的养鸡场里,种起了花卉林木。因为带头关闭养鸡场,县里奖励8万元,老武就用它作了启动资金。   再次创业,弯路没少走,“没经验,开始种的火炬松一棵都没活,只能重新当起小学生,慢慢摸索。”摸索正苦时,2015年初冬,县里农业局来人询问:“市里农校有个免费技术培训,包吃包住,去不去?”老武笑了,“这真是雪中送炭!”   在南阳市农校学住两周,老武不光学会了先进的种植技术,还收获了近200人的联系方式。“大家建了微信群,都是搞花卉苗木的,在群里就能互通信息,销路也广了。”老武干劲倍增,鼓励合作社的伙计们:“只要想干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   鸡舍里孵出绿树苗,山丘焕然穿新装,漫山新绿掩住了原先的遍野土黄。老武的合作社走上正轨,需要的人手越来越多,最多时达40多人,其中一半是贫困户。根据不同工种,老武给村民开出每天50元至70元不等的工钱。一名贫困户几乎天天都来,他说:“老武告诉我,水不流要臭,刀不磨要锈。咱有手有脚,一个月能挣千把块钱,为啥不干?”   2017年老武又有好消息:因为合作社带动贫困户达20户以上,可申请低息贷款,政府贴息后,利息只有2厘多。他对老伴说:“你看,政府还能亏了咱?”现在,老武的合作社已经育有十七八种树苗。   老武给记者算了这一年的账:1米多高的塔柏2000多株、树径2.5厘米的女贞27000余株、树径3厘米的香樟5000多棵、树径2厘米的青桐8000余株……一共卖了37万元,“这种树的效益你还要往后看。”
 
(责编:蒋琪、曹昆)